• <strong id="sccq6"><menu id="sccq6"></menu></strong>
  • 公司新聞

    BOB電子生產力工具的定義是什么?

      BOB電子本文談及的生產力主要是專指大腦生產力,而不是體力,其產品多指創意、設計、科技、教育等工作方面的內容。

      由此定義出的生產力工具,泛指可以將大腦中的想法、創意高效展現,并形成文本的工具。

      使用生產力工具,你只需少量的操作/功夫/步驟就能得出大腦工作思考/創意的良好效果。

      如果某個工具你買來后能夠給你帶來產出,或者產生的價值會高于你最初的投資,它就算是生產力工具,而別的東西則只會消耗你的精力、收入、時間,它就不算是生產力工具。

      「折疊時間」的概念來自《進擊的智人》,人類從 200 萬年前,就懂得使用工具來折疊時間,不論是遠古時代的石器,還是現在的錘子、輪子、計算機,都是時間折疊的工具。

      時間折疊要考慮兩個維度,第一個是匠心:工具生產者為這個工具投入了多少時間;第二個是效率:這個工具能為你節省多少時間。

      優秀的工具創造者具有精湛的技藝和良好的工作習慣,他們會不自覺地在工具注入他們對工具的理解,他們創造出來的工具,往往就是他們思維方式的最好詮釋。

      同時,你使用他們創造出來的工具,你也會在長期使用操作中潛移默化,領悟到創造者的工具精神,用認知科學來解釋就是「具身認知」,工具不是大腦的延展,而是工具使用者肉體的延展。

      「匠人不朽的尊嚴來自作品的制作過程,以及制作目的本身對他的意義。他對每一個工具的使用方式都了如指掌,并可以自己制作和修補其中的大部分工具。他可以鑒定材料的質量,因為他知道它們對他的作品有哪些用處以及要如何去運用。他理解作品的用途,所以他知道什么會讓它變好或變壞?!?/p>

      「優秀的工具會最終讓你認識到美的存在和價值,讓你最終體察到自己的內心,創造出一些好的東西?!?/p>

      它會讓你覺得工具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如自己的手腳擴展,如自己大腦升級,如果你使用這些工具工作,如行云流水,絲毫不會感覺到這個工具的存在,這就是生產力工具的美學。

      這些美學,來自安全,可隨時保存而不用擔心工作丟失;來自精致,讓你驚喜連連愛不惜手;來自簡潔,可讓你全深貫注工作而不會分散注意;來自人性,可讓你沉浸工作心流頻發。

      你在選擇一種生產力工具的同時,你也在選擇一種設計思想,一旦選定,并常年累月使用,便產生了一種情感歸屬,這個情感歸屬會穿透工具本身,直達靈魂深處。

      在選擇工具時,我往往優先選擇基本功能可以遠遠擊敗其他同類功能的,一旦選定,就會持續使用它的基本功能,用到極致,或能深入觸碰創造者的設計初衷,受益匪淺。

      例如在選擇電子卡片工具時,我選擇了功能單一的 Workflowy ,而不是功能多樣的幕布,表面理由是 Workflowy 的基本功能做得比幕布出色,但更深層的理由是創造者對清單的理念。

      生產力工具并不代表生產力,它終究需要人來創造、使用、生產……兩者是一個相互轉化、相互促進的過程。你使用工具來創造,工具也會反過來塑造你的工作習慣和工具觀。

      如無意外,我會一直使用 Mac 來創作,因為 Mac 自有一套工具哲學,系統自帶創造屬性,就連附帶其上的應用都會感染它的氣息,一旦熟練操作之后,你會不自覺愛上甚至依附上 Mac 的創作生態,這種獨特的體驗讓你在其他系統平臺都無法體驗到,你會自然沉浸,專注創作,重塑你的工具觀。

      個人對于應用的最大需求是文字內容的生產,清單應用按個人使用頻率與生產貢獻排序。

      這個詞是從Productivity翻譯過來的。翻譯成中文后明顯造成了認知上的偏差。

      舉個例子,Apple在2015年iPhone發布會上說的微軟最懂Productivity,說的并不是他們的Visual Studio,而是他們的Office。英語圈的人大概根本不會誤會。

      可以用來掙錢或者幫助掙錢更方便的。比如筆記本兒電腦、固態硬盤、機械鍵盤,基本就是不考慮玩兒的。就是生產力工具了。

      軟件中,比如Office系列和Omni系列配合下,作家可以合理安排寫作時間和文章結構,在精力高度集中的狀態下高效地產出文章。這些就比完全使用記事本進行管理和寫作的效率高。

      硬件中,比如Macbook Pro,因為可以運行以上用于配合的軟件,并且擁有清晰的屏幕,性能比較好的處理器和流暢使用的鍵盤,對于作家來說也屬于生產力工具。而iPad的硬件能力和軟件支持都比較弱,無法作為作家寫作的主要產出工具,但是可以勝任一點娛樂和出行時記點子的任務。

      但是生產力工具應該是相對工作內容而言的,比如Macbook Air對作家來說就是比較好的生產力工具了,但是對于很多程序員的開發工作來說不是。

      比如一個作家想要把筆記本這個生產力工具的效率發揮足夠,可能需要學會盲打。別看盲打這一能力的學習難度已經不算是很高了,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可以做到,但是從零開始學習盲打到能夠跟隨作家的思維速度完成書寫至少需要一個月以上的訓練時間。而現實中的大部分人,可能不用掌握熟練的計算機寫作能力,也能玩得起來手機。手機就不算是生產力工具。

    国产精品亚洲а∨天堂免下载|大炕上妇乱子伦口述|上课同桌把震动器夹在腿里|在线少妇色视频免费观看
  • <strong id="sccq6"><menu id="sccq6"></menu></strong>